首页 -  功能游戏:不仅限于“正能量”

功能游戏:不仅限于“正能量”

2019-07-16 来源:游戏化方案

未来,功能游戏与一般商业游戏的关系很可能像是教科书与通俗小说,后者更容易出名,更容易为人津津乐道,更容易畅销;而前者的社会意义、重要程度不言而喻,一旦获得普遍认可,销量也是后者难以望其项背的。


如果我们泛泛地说“游戏”这个概念,它的含义实际上是很广泛的。作为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功能游戏也可以被说成严肃游戏,在大部分研究和统计中,它们已经被当成同一种东西看待。功能游戏如今不仅受到重视,发展迅速,而且还诞生了不少优秀作品。

 

功能游戏在当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发挥了越来越多的作用。因此,要了解功能游戏,需要先从它的定义说起。


什么是功能游戏?

功能游戏就是一款除了具有吸引目标受众的娱乐性,还能实现其它目的或教育意义的游戏。

 

评价一个游戏是不是功能游戏,最主要的就是看它有没有“目标”。这个“目标”的范围非常广,可以包括国防、教育、科技、医疗、建筑、工程、政治、风险管理、城市规划等许多方面。

 

尽管功能游戏强调目的,而且这种目的大多与学习和训练相关,然而它们并不反对游戏本身应该具备的趣味性。简单说来就是,一个“功能游戏”必须好玩,就算不能像一些热门游戏那样让人沉迷,至少也得被玩家认可。


功能游戏的出现

如今我们讨论的功能游戏基本上都是电子游戏。但在电子游戏出现之前,人们就已经开始研究游戏在教育、科学、技能培训等领域的作用。

 

许多研究者认为,游戏在人们生活中的“目的性”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400年前后、流行在古埃及地区的游戏“Mancala”。

 

这是一种两个人玩的游戏,目标是获取对方手里的石头或豆子。Mancala是当时商业行为中的一种辅助工具,帮助人们在食物、家畜的交易中更准确地计算数量。还有人主张,现代的功能游戏是数百年前一些理论和实践的当代表现。


640.webp (20).jpg

Mancala”和与它类似的游戏,现在还有很多国家的人在玩


第一个提出功能游戏概念并为其命名的人是教育和社会科学家Clark C. Abt,他在1970年出版了一本名为《严肃游戏》(Serious Game)的书。


640.webp (21).jpg

Clark C. Abt,德裔美国人,他首先提出了“严肃游戏”的概念


书中提到,“我们关心严肃游戏,是因为这些游戏具有明确、深思熟虑的教育功能,并且不仅用于娱乐”。他的观点成了一种理论基础,此后人们在定义功能游戏时,基本上都会谈到他和他的书。


640.webp (22).jpg

《严肃游戏》1970年版


功能游戏不仅限于教育,在军事领域也很早就获得了重视。1981年,雅达利为美国军方制作了一款名为《Bradley Trainer》的游戏,它改编自街机上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《战区》(Battlezone),并被用来训练新兵。


640.webp (23).jpg

《战区》,雅达利1980年推出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


很多人将功能游戏理解为“不好玩”(这其实是误会)的游戏,而且也并不好卖。其实不然。功能游戏的市场在新世纪里进一步扩大。

 

尽管仍然与商业游戏市场无法同日而语,但增长却十分迅速。2010年,全球此类游戏收入约为15亿美元;2017年,全球收入已经达到23亿美元,而且移动平台的游戏数量已经超过了其他所有平台。许多研究机构预测,到2020年,全球功能游戏的收入将会达到100亿美元左右。

 

这个数字看上去不怎么吸引人。在中国,排名靠前的几家游戏厂商每年的收入都远高于它。然而有一个事实可能会让你感到意外:直到2017年,中国仍然是购入功能游戏最多的国家。


功能游戏在瑞典

腾讯举办了一场功能游戏的研讨会,邀请了瑞典两名功能游戏专家教授分享,主讲人是来自瑞典舍夫德大学(University of Skövde)的讲师Marcus Toftegahl和教授Per Backlund。从演讲与讨论中,他们介绍了瑞典对于功能游戏的研究、开发与推广。


640.webp (24).jpg

Marcus Toftegahl,舍夫德大学讲师、游戏制作人


瑞典的游戏环境一直以来都堪称优秀。

 

Per教授提到,多年以前,瑞典政府曾经以国家的名义资助个人购买家庭电脑,电脑的普及又让游戏(特别是电脑游戏)更加顺利地走进了瑞典的家庭。

 

时至今日,许多瑞典教师愿意把游戏带入课堂,大学中开设了多个游戏研发专业,此外还有许多组织机构对游戏工作室进行全面支持。

 

Marcus曾在2016年对瑞典的游戏市场进行总体分析。经过调查,功能游戏在瑞典市场中目前只占4%,尽管比例不高,但在与教育、救灾、医疗领域的合作方面,不少功能游戏作品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成效。

 

游戏性是功能游戏的必要条件,如果游戏性不足,则功能性将不可实现。当然,我们还可以在其他程序或工作流程中使用与游戏类似的手段,让它们变得更有趣。

 

与其他游戏不同的是,功能游戏的开发者对于“合作方”的需求更强烈。功能游戏的开发,一定要有“合作方”,“合作方”可以是消防员、医生或是教师,他们可以为功能游戏提出一个明确的“功能需求”——这个游戏要实现什么目的,这对游戏开发者有着莫大帮助。

 

此外,与当前大多数游戏的做法不同,功能游戏虽然也会努力吸引年轻人的注意,但它们无疑在儿童、老年人的群体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。用它们来传播传统文化、保健、计算机等方面的知识,比传统的文字、图片等方式的效果更好。


功能游戏在中国

不管怎么说,中国的功能游戏起步了。“功能游戏”在中国听起来是个新词,但实际上,它离我们不算太远。在这个词还不为人所知的时候,已经有游戏公司做过这方面的尝试——它们可能还算不上功能游戏,但已经有了点功能游戏的样子。


今年,腾讯、网易等国内游戏公司正式在国内提出了“功能游戏”的概念,并且开始涉足这个领域。不止功能游戏,很多游戏都有值得挖掘的价值,只要关注游戏正向价值的人越多,游戏的正向价值发挥的就越好。


文/陈静  转载自触乐网

从游戏化学习到学习游戏化的追问

2019-07-15

教育游戏化::“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”的方法

2019-07-16

青鱼互动

在线客服手机

180-9890-4596